欧美日韩视费观看视频

雪山和孩子

2020-05-25


    當我們談論未來,我們在談論什么?

    未來之于當下,就仿佛是一個懵懂的孩子站在高聳的雪山腳下,怯生生的看著山頂被白雪覆蓋的一小片區域,不管有多想趕快登上頂峰感受一覽眾山小的快感,也只能把滿腔激情壓在心里,默默地回過身去,收拾下山的行囊。

    所謂未來,在時間的尺度上,是一個無法到達、無法追趕的概念。我們永遠無法切實的到達一個具體的未來時刻。所以坦白講,時間就像一個高懸在天空上的太陽,把所有的當下都變成未來的影子,給所有的未來賦予歷史的烙印。

    這樣一個虛無縹緲,可望而不可即的概念,究竟能給我們的生活帶來什么影響?那些不斷被人們憧憬和向往的未來,會把我們引向何處?一個又一個的問題不斷浮現在腦海中。未來,到底能不能來?

    如果把眼光放大,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未來總是不斷的跨越時間的紅線,一次又一次的引導著歷史車輪的走向。回到十七世紀,當牛頓坐在郊外的蘋果樹下休息的時候,未來悄悄地來到了他的頭頂。我們總是覺得,未來包含了一種難以預料的偶然性,是人力所難以把控的。但是對于牛頓來說,夜以繼日的數理推導和每一天的長久積累,已經將未來的幸運之箭準確的瞄準了自己。不管蘋果落下與否,在牛頓的世界中,未來已來。

    鏡頭轉向建筑行業,嶄露頭角的貝聿銘站在盧浮宮廣場上,看著來來往往的法國人,不斷的在腦海中構想合理的流線和空間結構的規劃。在這個時刻,他既是接納過去的,也是面向未來的。當這個中國建筑師獨自處在西方的環境中,他是以怎樣的智慧和勇氣把一個聯通歷史和未來的現代主義建筑放置在盧浮宮廣場中的。一次又一次的推導、思考和重做,對于貝聿銘來說,不管社會輿論怎么看待他本人,未來已經邁著輕快的步伐悄悄地出現,在貝聿銘伏案工作的背后,未來已來。

    回到每一天真真切切的漢京生活中,不管是漢京中心、漢京九榕臺還是所有凝結了漢京人心血和智慧的項目,無一不展現出漢京人身處當下又面向未來的姿態。不念過去,不想未來,只專注在每一個閃閃發光的當下,這是迎接未來的最優雅的姿態。在每一個漢京人的優雅身姿的背后,未來,真的已經來了。

    一個懵懂的孩子怯生生的站在雪山腳下,這是一條漫長艱辛的道路。每一個人心中所念想的那個溫暖完美的未來,就伴隨著日出的陽光,靜靜的存在于山巔。孩子慢慢的把看向山頂的頭放平,堅定的看著腳下實實在在、蜿蜒曲折的山路。

    邁出第一步,然后堅定的走下去。不需要回頭,在步履間,未來已來……


(人力行政中心 趙志敏)


相關新聞